高级检索

  • ISSN 1006-3080
  • CN 31-1691/TQ
引用本文:
Citation:

甘草与厚朴复配物对变异链球菌及生物膜形成的抑制作用

    作者简介: 蔡昀盈(1995—),女,浙江人,硕士生,研究方向为天然产物的分离与分析。E-mail:caiyunying000@sina.com;
    通讯作者: 张文清, zhwqing@ecust.edu.cn
  • 中图分类号: O657.7+2

Antibacterial Property and Biofilm Formation Inhibition of Complex of Glycyrrhiza uralensis Fisch and Magnolia officinalis Extracts to Streptococcus mutans

    Corresponding author: Wenqing ZHANG, zhwqing@ecust.edu.cn
  • CLC number: O657.7+2

  • 摘要: 比较了甘草和厚朴提取物和两者复配物的抑菌效果、对变异链球菌乳酸脱氢酶活性的影响和生物膜抑制效果。通过抑菌圈、最小抑菌浓度和部分抑菌浓度指数测定抑菌能力,结果显示甘草和厚朴联合使用时对变异链球菌具有协同作用,且当两者质量比为1:2时,甘草和厚朴复配物(G-M1:2)的抑菌效果最佳。通过生长曲线探究G-M1:2对变异链球菌的抑菌时期。探究了G-M1:2对乳酸脱氢酶的活性和生物膜形成的影响,结果显示G-M1:2能有效抑制LDH的活性和生物膜的形成。
  • 图 1  琼脂棋盘稀释法简易示意图

    Figure 1.  Schematic diagram of simplified checkerboard testing technique

    图 2  厚朴、甘草的提取物和复配物的抑菌效果

    Figure 2.  Inhibitory effects of different extracts and compound of Glycyrrhiza uralensis Fisch and Magnolia officinalis

    图 3  G-M1:2和茶多酚对变异链球菌的生长抑制曲线

    Figure 3.  Effects of G-M1:2 and tea polyphenol on the growth of Streptococcus mutans

    图 4  丙酮酸标准溶液曲线

    Figure 4.  Standard curve of pyruvic acid

    图 5  G-M1:2对变异链球菌生物膜清除效果

    Figure 5.  Clearing effects of G-M1:2 to the biofilm formed by Streptococcus mutans

    表 1  G-EA和M-EA联合药敏试验的MIC

    Table 1.  MIC values of G-EA and M-EA in FIC Test

    Test ExtractMIC
    MICG-EA (g/L)0.288
    MICM-EA (g/L)0.069
    下载: 导出CSV

    表 2  甘草和厚朴不同质量配比复配物的MIC

    Table 2.  MIC values of different mass ratios of G-EA and M-EA

    G-EA∶M-EA
    Mass Ratio3∶12∶11∶11∶21∶3
    MIC (g/L)1.281.280.640.320.64
    下载: 导出CSV

    表 3  G-M1:2对变异链球菌中乳酸脱氢酶活性的影响

    Table 3.  Effects of G-M1:2 to LDH of Streptococcus mutans

    Concentration of G-M1∶2
    (g/L)
    Concentration of
    Pyruvic acid
    LDH
    (U/104 cell)
    0.16(1/2MIC)1.053±0.1420.140±0.019
    0.08(1/4MIC)3.541±0.1250.471±0.017
    0.04(1/8MIC)5.276±0.1250.702±0.016
    Blank8.008±0.1981.065±0.026
    下载: 导出CSV
  • [1] YE M, ZHANG Q Y. Chemical analysis of the Chinese herbal medicine Gan-Cao (licorice)[J]. Journal of chromatography, A: Including electrophoresis and other separation methods, 2009, 1216(11): 1954-1969.
    [2] 洪玮, 何明磊, 魏东芝. 18β-甘草次酸聚乙二醇轭合物的合成及其体外抗肿瘤活性[J].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06, 32(4): 415-417, 496. doi: 10.3969/j.issn.1006-3080.2006.04.012
    [3] 冯瑾, 李继遥, 周学东. 厚朴活性成分对致龋菌生长和产酸影响的体外研究[J]. 四川大学学报(医学版), 2007(03): 456-458.
    [4] 李星彩. 厚朴叶挥发油化学成分分析及其抗菌活性研究[J]. 食品科技, 2013(1): 271-275.
    [5] 乌日汉, 郭小娟, 王怡, 等. 牙菌斑生物膜的形成与控制[J]. 微生物学报, 2018, 58(11): 1950-1960.
    [6] 王静, 王艳, 王川东, 等. 甘草及其提取物在防治口腔感染相关疾病中的应用[J]. 国际口腔医学杂志, 2018, 45(5): 546-552.
    [7] 杨熙, 张敏, 王人可, 等. 厚朴酚及和厚朴酚对变异链球菌形态及细胞膜通透性的影响[J]. 牙体牙髓牙周病学杂志, 2017, 27(4): 201-204, 219.
    [8] 包广洁, 高秋爽, 黄双盛, 等. 蜂胶与厚朴酚混合物抑制变形链球菌生长的体外研究[J]. 中华口腔医学杂志, 2012, 47(z1): 74-76. doi: 10.3760/cma.j.issn.1002-0098.2012.s1.016
    [9] 黄冰冰, 樊明文, 杨祥良, 等. 桔梗、甘草及其组成的复方对口腔病原菌生长影响的体外实验[J]. 实用口腔医学杂志, 2003, 19(2): 148-150. doi: 10.3969/j.issn.1001-3733.2003.02.016
    [10] 申美伦, 刘广欣, 梁业飞, 桑杰, 李翠芹. 甘草酸和甘草次酸提取分离方法的研究进展[J]. 食品工业科技, 2019, 40(18): 326-333.
    [11] 万嘉洋, 张宇燕, 黄平, 等. 甘草中甘草酸的粗提工艺研究[J]. 中华中医药学刊, 2017, 35(1): 149-151. doi: 10.13193/j.issn.1673-7717.2017.01.044
    [12] 吴巧凤, 严云良, 张小霞. 厚朴超声提取工艺的优化[J]. 中成药, 2018, 40(5): 1070-1074. doi: 10.3969/j.issn.1001-1528.2018.05.012
    [13] 陈小涛, 徐娉, 郭金凤, 等. 厚朴抗鼻炎提取物的工艺优化及其活性评价[J]. 化学研究与应用, 2018, 30(11): 1908-1912. doi: 10.3969/j.issn.1004-1656.2018.11.028
    [14] 刘光发, 张正健, 杨立颖, 等. 厚朴提取物抗菌包装纸对奶酪货架寿命的影响[J]. 包装工程, 2018, 39(5): 52-57.
    [15] Eleonora Ciandrini, Raffaella Campana. Characterization of biosurfactants produced by Lactobacillus spp. and their activity against oral streptococci biofilm [J]. Applied Microbial and Cell Physiology, 00253-016-7531-7, 2016.
    [16] 孟君, 彭秀丽, 张峻松, 等. 3种香辛料提取物抑菌及挥发性成分的研究[J]. 中国调味品, 2019, 44(1): 40-44. doi: 10.3969/j.issn.1000-9973.2019.01.009
    [17] 张安东, 王磊, 陶榆玮, 等. Pyrrosia petiolosa抗菌酯提物提取条件优化及效果[J]. 四川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9, 42(5): 697-702.
    [18] 娄淑琴, 夏玮, 陈林枭, 等. 丁香不同溶剂提取物的复配物的抑菌性研究[J]. 日用化学工业, 2019, 49(10): 649-655. doi: 10.3969/j.issn.1001-1803.2019.10.004
    [19] 黄晓晶, 卢国英, 刘建党, 等. 茶多酚与葡萄柚提取物联合应用对变异链球菌生长、产酸的影响[J]. 第三军医大学学报, 2011, 33(1): 58-60.
    [20] 周晗, 张陶, 岳源, 等. 葡萄多酚和茶多酚抗变异链球菌活性的比较[J]. 国际口腔医学杂志, 2011, 38(6): 643-645. doi: 10.3969/j.issn.1673-5749.2011.06.006
    [21] A ZUMBE, J SMULLEN, DM STOREY, et al. The antibacterial activity of plant extracts containing polyphenols against Streptococcus mutans.[J]. Caries research, 2007, 41(5): 342-349. doi: 10.1159/000104791
    [22] GAO X J, FAN Y, KENT R L, et al. Association of caries activity with the composition of dental plaque fluid[J]. Journal of Dental Research, 2001, 80(9): 1834-1839. doi: 10.1177/00220345010800091201
    [23] 张向宇, 余志芬, 汪大照, 等. 柠檬提取物对变形链球菌乳酸脱氢酶和蔗糖酶活性的影响[J]. 中华口腔医学杂志, 2010, 45(12): 754-758. doi: 10.3760/cma.j.issn.1002-0098.2010.12.013
    [24] 姚军, 张佳丽. 赤藓糖醇对变异链球菌作用机制的实验研究[J]. 华西口腔医学杂志, 2012, 30(1): 22-24. doi: 10.3969/j.issn.1000-1182.2012.01.005
    [25] 周双双, 郑欣, 周学东, 等. 菌斑生物膜产碱代谢与龋病[J]. 国际口腔医学杂志, 2016, 43(5): 573-577. doi: 10.7518/gjkq.2016.05.018
  • [1] 吴玉庭刘小云谭正庄启昕 . 基于厚朴酚的生物基苯并噁嗪树脂的合成及性能.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225004
    [2] 金艳张永红宋兴福连伟何化于建国 . 耐盐菌MBR系统处理页岩气采出水性能及膜污染特性.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606001
    [3] 金艳张永红宋兴福连伟何化于建国 . 一株降解页岩气采出水耐盐菌的分离鉴定与特性.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603001
    [4] 杨涛孙贤波刘勇弟蔡正清 . 头孢氨苄降解菌的分离鉴定及其降解特性.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1009009
    [5] 王瑞许妍霞宋兴福吴非克于建国 . 降膜结晶分离提纯对二甲苯.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0424003
    [6] 赵剑沈阳曹旭妮 . 基于铁蛋白的溶栓蛋白纳米粒子的构建及活性分析.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0601001
    [7] 肖颖吴梦琪张文清徐志珍夏玮 . 茯苓多糖HPLC指纹图谱与免疫活性的相关分析.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629003
    [8] 刘胜男王承潇杨野杨晓艳韩伟崔秀明 . 三七真空冷冻干燥工艺优化及对活性成分影响的研究.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427001
    [9] 姚炜屹王际童乔文明凌立成 . 活性炭纤维孔结构和表面含氧官能团对甲醛吸附性能的影响.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0911002
    [10] 帅洁胡佳杰涂燕尚亚卓刘洪来 . 光响应小分子/表面活性剂自组装体的宏观光响应行为.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821001
    [11] 李君兰沈君浩王宏裴改梅徐世爱 . 表面化学镀镍对丝网印版膜耐磨性能的影响.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0719001
    [12] 宋雅萍金玲管欣悦王朝锋李欣欣 . pH响应油水分离共聚物膜的合成及分离应用.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1214002
    [13] 杨天骄王佳毅宋恭华 . 氮杂双环[3.3.1]壬烷芳基噻二唑类化合物合成及其对线虫的抑制活性研究.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061400
    [14] 王秀丽王巧纯 . 基于葫芦脲衍生物超分子聚合物的构建与性能.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417001
    [15] 王雪黄睿沈永嘉 . 两种新型四硫代富瓦烯衍生物的合成与光电性能.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0718001
    [16] 王静雅方向晨白富栋彭绍忠张琰 . 生物可降解的聚己内酯-g-木质素薄膜的制备与性能研究.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315001
    [17] 黄佳琳张丫丫顾幸生 . 基于改进生物地理学优化算法的分布式装配置换流水车间调度问题.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3/j.cnki.1006-3080.20190828001
  • 加载中
图(5)表(3)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287
  • HTML全文浏览量:  72
  • PDF下载量:  0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11-29
  • 网络出版日期:  2020-06-01

甘草与厚朴复配物对变异链球菌及生物膜形成的抑制作用

    作者简介:蔡昀盈(1995—),女,浙江人,硕士生,研究方向为天然产物的分离与分析。E-mail:caiyunying000@sina.com
    通讯作者: 张文清, zhwqing@ecust.edu.cn
  • 华东理工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上海 200237

摘要: 比较了甘草和厚朴提取物和两者复配物的抑菌效果、对变异链球菌乳酸脱氢酶活性的影响和生物膜抑制效果。通过抑菌圈、最小抑菌浓度和部分抑菌浓度指数测定抑菌能力,结果显示甘草和厚朴联合使用时对变异链球菌具有协同作用,且当两者质量比为1:2时,甘草和厚朴复配物(G-M1:2)的抑菌效果最佳。通过生长曲线探究G-M1:2对变异链球菌的抑菌时期。探究了G-M1:2对乳酸脱氢酶的活性和生物膜形成的影响,结果显示G-M1:2能有效抑制LDH的活性和生物膜的形成。

English Abstract

  • 甘草是豆科植物,属多年生草本,是一种补益中草药,种类以光果甘草(Glycyrrhiza glabra)和乌拉尔甘草(Glycyrrhiza uralensis Fisch)为代表,甘草中含量较高的有效成分[1]主要分为皂苷类、黄酮类、异黄酮类、查耳酮类和香豆素类化合物,表现为抗菌、抗感染、抗溃疡及抗肿瘤[2]等活性。

    厚朴是木兰科、木兰属植物,化学成分复杂,以木脂素及其衍生物为主,其中厚朴酚(Magnolol)与和厚朴酚(Honokiol)的含量最高。诸多研究表明,厚朴酚与和厚朴酚[3]具有促进肠胃蠕动、缓解焦虑、抗菌[4]、抗炎、抗肿瘤等功能,对心脑血管疾病、杀菌、抗炎镇痛等有一定的疗效。

    龋病是一种慢性疾病,细菌定植于牙面过程中,牙面的牙菌斑内部多种细菌协调共生形成细菌群,这种群体称为生物膜[5]。早期采用抗生素治疗龋病和抑制生物膜形成虽有一定效果,但长期使用易引起耐药,菌群失调而诱发其他疾病,故中草药及其活性成分抗龋和抑制生物膜形成引起了关注。

    近年来的研究表明,甘草中的某些活性化合物对于口腔感染相关的多种疾病具有明确的治疗效果。例如,甘草次酸[6]对口腔念珠菌病和牙周组织病有明显的疗愈作用,可降低口腔疾病的发病频率。紫檀烯类物质甘草茎醇A [1]已被证实对龋病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它对链球菌的抑菌情况极好。研究发现,厚朴中的厚朴酚及和厚朴酚[7]对致龋菌变异链球菌有很强的抑制作用。但目前,甘草和厚朴对口腔疾病的研究[8]大多是在有效成分的筛选和抑菌情况的测定,未对两者复配效果及其对牙齿上生物膜形成的抑制功效进行研究。

    本文研究了甘草和厚朴的乙醇提取物对常见致龋菌变异链球菌的抑菌活性,以及醇提物复配后的抑菌效果、对乳酸脱氢酶活性的影响和生物膜形成的抑制作用,为甘草和厚朴的复配物能够应用于防龋功效型口腔膏提供理论依据。

    • 乌拉尔甘草(Glycyrrhiza uralensis Fisch),购于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产自内蒙古;厚朴(Magnolia officinalis),购于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产自四川;茶多酚(tea polyphenol),试剂级,天津希恩思生化科技有限公司;乙醇(ethanol)、氯化钠,均为AR,上海科化实验器材有限公司;乳酸脱氢酶(lactic dehydrogenase)活性检测试剂盒,北京索莱宝科技有限公司;结晶紫(crystal violet),AR,阿拉丁试剂(上海)有限公司;pH=7.4磷酸盐缓冲液(phosphate buffered saline),上海麦克林生化科技有限公司;营养琼脂(nutrient agar),BR,北京三药科技开发公司;脑心浸出液肉汤培养基(Brain Heaet Infusion),BR,Oxiod CM225。

    • EA104分析天平,梅特勒-托利多仪器(上海)有限公司;DK-S24电热恒温水浴锅,上海精宏实验设备有限公司;SYQ-DSX-280B手提式压力蒸汽灭菌器,上海申安医疗器械厂;LRH-150生化培养箱,上海一恒科学仪器有限公司;SW-CJ-2F超净工作台,苏州净化设备有限公司;Thermo Scientific 1029厌氧培养箱,赛默飞世尔科技公司;THZ-98AB恒温振荡器,上海一恒科学仪器有限公司。

    • 变异链球菌(Streptococcus mutans,SM,UA159),购自Microbiologics公司。

    • 甘草与厚朴药材分别在40 ℃烘干,过60目筛子。称取20 g中草药粉,按料液比1:8(g/mL)加入100%乙醇[9-14]作为提取剂,经55 ℃、1.5 h水浴回流提取,趁热过滤,再加入相同体积提取剂,在100 Hz、55 ℃条件下超声20 min,过滤合并两次滤液,旋蒸浓缩冷冻干燥,得到甘草醇提物(G-EA)和厚朴醇提物(M-EA),置于4 ℃冰箱中备用。

    • 用接种环取保存于-80 ℃的变异链球菌菌种适量,以“Z”字形轻轻地均匀涂布在已消毒灭菌的BHI琼脂固体培养基上,于37 ℃下厌氧培养48 h,待平板上长出淡黄色链球菌[15],用灭菌的接种环取单菌落于10 mL BHI液体培养基中,于37 ℃下厌氧培养24 h,取适量培养液与BHI液体培养基以1:19的体积比例混合,配制成5%的变异链球菌混合液,再于37 ℃下厌氧培养15 h,即得1×108 CFU/mL的菌液,备用。

    • 采用牛津杯法测定提取物的抑菌活性[16]。取菌悬液加至已灭菌的BHI固体培养基并摇匀,使最终菌浓度约为106 CFU/mL,将培养基倒入培养皿中,在超净台中冷却至完全凝固,放置适量直径为9 mm的牛津杯,选用100%乙醇作溶剂,采用倍半稀释法配置一系列浓度分别为0.5 g/L、1.0 g/L、2.0 g/L和4.0 g/L的甘草醇提物(G-EA)、厚朴醇提物(M-EA)和两者以1:1质量比复配成的甘草-厚朴复配物(G-M1:1),向牛津杯中加入200 μL待测样品,在37 ℃下厌氧培养24 h,用十字交叉法测定抑菌圈直径,以“x ± s”表示数据。以100%乙醇为空白对照,重复3次平行实验。

    • 用牛津杯法测定最小抑菌浓度(Minimum Inhibitory Concentration, MIC)[17]。将甘草提取物用100%乙醇进行逐级稀释,配制最终浓度为4.60 g/L、2.30 g/L、1.15 g/L、0.58 g/L的样品;将厚朴提取物用100%乙醇进行逐级稀释,配制最终浓度为2.20 g/L、1.10 g/L、0.55 g/L、0.28 g/L的样品。将备用的浓度为108 CFU/mL的变异链球菌菌悬液与BHI培养基以1∶999体积比例混合,在超净台中冷却至完全凝固,放置适量牛津杯,注入200μL样品,在37 ℃下厌氧培养24 h。以溶剂为空白对照,重复3次平行实验。

    • 采用棋盘法进行联合药敏试验[18]。在培养皿中,如图1所示,甘草乙醇提取物(G-EA)纵向加药(除第1列外),厚朴乙醇提取物(M-EA)横向加药(除第1行外),用100%乙醇溶解提取物,并逐级稀释使其起始浓度为2 MIC,最终浓度为1/32 MIC,按1∶1质量比取甘草和厚朴提取物溶液。将108 CFU/mL菌悬液与BHI培养基以1:999体积比例混合,在超净台中冷却至完全凝固,放置适量牛津杯,注入200 μL混合液,在37 ℃下厌氧培养24 h,观察抑菌情况。重复3次平行实验。

      图  1  琼脂棋盘稀释法简易示意图

      Figure 1.  Schematic diagram of simplified checkerboard testing technique

    • G-EA和M-EA按照不同质量比例(G-EA∶M-EA=3∶1、2∶1、1∶1、1∶2、1∶3)进行复配,得到5种甘草与厚朴复配物(G-M),将每种复配物逐级稀释,使其最终总浓度为2.56 g/L、1.28 g/L、0.64 g/L、0.32 g/L、0.16 g/L,测定不同比例复配物的MIC。

    • 将培养至对数生长期的变异链球菌菌悬液,调节至约107 CFU/mL。茶叶中的茶多酚是天然防龋物质[19-21],具有抑菌作用和防龋效果,故选择茶多酚作为阳性实验材料。准备三份2 mL菌悬液与18 mL已灭菌的BHI液体培养基[18]的混合液,一份加入3.2 mg G-M1:2使其最终浓度为0.5 MIC,另一份加入3.2 mg茶多酚作阳性对照试验,最后一份不加任何抑菌物质作为空白对照组。在37 ℃的恒温振荡器中厌氧培养,分别于培养0 h、3 h、6 h、9 h、12 h、24 h时刻通过平板计数法测定菌浓度,绘制变异链球菌生长曲线。重复3次平行实验。

    • 用消毒灭菌的BHI液体培养基作为溶剂,配制浓度分别为0.16 g/L(1/2 MIC)、0.08 g/L(1/4 MIC)和0.04 g/L(1/8 MIC)的G-M1:2溶液。设置消毒灭菌的BHI液体培养基(不含任何药物)作为对照组。每组实验设置三个平行管[22]

      将培养至对数生长期的菌悬液,调节至约107 CFU/mL,取1 mL菌悬液加入10 mL不同浓度的G-M1:2培养基溶液中(1∶10 V/V),在37 ℃下厌氧培养18 h。收集细菌混合液到离心管内,离心后弃上清液,按照细菌数量:提取液体积为5×106:1的比例(即500万细菌加入1 mL提取液)加入提取液。超声破碎细菌(冰浴,功率200 W,超声3 s,间隔10 s,重复30次);在8000 rpm/min,4 ℃下离心10 min,取上清液,置冰上待测[23]。取100 μL丙酮酸钠标准溶液(2 μmol/mL),倍比稀释得浓度为1 μmol/mL、0.5 μmol/mL、0.25 μmol/mL、0.125 μmol/mL、0 μmol/mL的系列溶液。

      按照乳酸脱氢酶(LDH)活性测试试剂盒说明书进行操作,充分混匀,室温下静置3 min,取200 μL转移至96孔板,用酶标仪在450 nm下测定吸光度,记录不同浓度标准管的吸光度;记录测定管、对照管的吸光度(每个测定管需要设一个对照管),计算△A=A测定管-A对照管。将计算得到的△A代入丙酮酸钠标准溶液回归方程中的x,计算y值,即为样品中丙酮酸的含量。

      细菌中LDH活力的计算公式:

      LDH(U/104 cell)= (1000 × y × Vsample × VNAD)/(500 × T × Vsample)

      公式1 LDH活力计算公式

      For.1 Calculation formula of LDH activity

      Vsample:反应体系中加入的样本体积,10 μL;VNAD:加入的提取液体积,1 mL;T:反应时间,15 min;500:细菌总数,500万;1000:1 μmol/mL=1000 nmol/mL。

      单位的定义:每1万个细菌每分钟催化产生1 nmol丙酮酸定义为一个酶活力单位。

    • 鉴于四氟乙烯磁性搅拌子表面光滑,侧面有棱,形状和表面特性似牙齿,故选用与牙齿大小相似的直径为5 mm长度为10 mm的搅拌子模拟牙齿。

      取6个长度为10 mm,直径为5 mm的磁性搅拌子模拟牙齿[15],在无菌水中煮沸灭菌冷却后风干放入1.5 mL离心管中。准备适量唾液,在4 ℃,6000 rpm/min转速下离心15 min,用0.22 μm水相无菌滤头过滤,取上清液,在每个1.5 mL离心管中加入400 μL唾液上清液,在室温下震荡孵育4 h。

      取出磁性搅拌子,在0.01 mol/L、pH=7.4的磷酸盐缓冲液(PBS)缓冲溶液中轻轻刷洗2~3次,待其风干后放入24孔板,加入1.6 mL BHI培养液、200 μL变异链球菌液(108 CFU/mL)和400 μL不同浓度(1.28 g/L、0.64 g/L、0.32 g/L、0.16 g/L、0.08 g/L、0.04 g/L、0.02 g/L、0.01 g/L)的G-M1:2水溶液,此为药物组。以无菌水取代G-M1:2水溶液,此为对照组。将24孔板放至37 ℃培养箱中厌氧培养24 h。

      24 h后取出磁性搅拌子,在PBS中轻轻刷洗2~3次,待其风干后放入干净的24孔板,加入2 mL 0.1%结晶紫溶液,染色15 min,取出磁性搅拌子,在PBS中轻轻刷洗至表面只余少量结晶紫,待其风干后放至1.5 mL离心管中,加入350 μL无水乙醇,浸没15 min;放置涡旋震荡仪上高速旋转,取出磁性搅拌子,转移200 μL液体至96孔板,在570 nm波长下用酶标仪测OD值。

      以上实验平行做三次。

    • 图2所示,浓度为0.5 g/L时,甘草乙醇提取物(G-EA)和厚朴乙醇提取物(M-EA)的抑菌圈直径为9 mm,与牛津杯外径保持一致,说明牛津杯外无抑菌区域,故0.5 g/L的甘草乙醇提取物(G-EA)和厚朴乙醇提取物(M-EA)无抑菌性。而当浓度增加至1 g/L时,M-EA抑菌圈直径为(11.4±0.3)mm,直径大于牛津杯外径,开始出现抑菌性,同浓度下G-EA抑菌圈直径为9 mm,仍无抑菌性。而当浓度增加至2 g/L时,G-EA开始出现抑菌性,证明M-EA抑菌性略优于G-EA。

      图  2  厚朴、甘草的提取物和复配物的抑菌效果

      Figure 2.  Inhibitory effects of different extracts and compound of Glycyrrhiza uralensis Fisch and Magnolia officinalis

      将同浓度的G-EA、M-EA和1∶1复配得到的复配物G-M1∶1进行抑菌活性比较,结果表明同浓度下,G-M1∶1对变异链球菌的抑菌圈直径均大于单独使用的G-EA和M-EA,证明复配物抑菌性更佳。

    • MIC能直观反映抑制细菌生长的最低浓度。MIC测定实验得G-EA和M-EA单独对变异链球菌抑菌的MIC分别为1.15 g/L和0.55 g/L,证明两种提取物均具有良好的抑菌活性。空白对照菌体生长良好。

      对这两种提取物进行体外联合药敏试验,按照2.5中的棋盘法读取无菌生长的最低浓度点,由此点对应的X和Y轴浓度分別为MICa和MICb,表示G-EA与M-EA复配时的MIC值。而两种提取物单独抑菌时的MIC值记为A和B,通过部分抑菌浓度指数(fractional inhibitor concentration,FIC)的计算判断提取物间的相互作用结果,公式:

      公式2 FIC计算公式

      For.2 Calculation formula of FIC

      当FIC<1时,G-EA和M-EA之间为协同作用;当FIC=1时,G-EA和M-EA之间为相加作用;当1<FIC≤2时,G-EA和M-EA之间为无关作用;当FIC>2时,G-EA和M-EA之间为拮抗作用。

      通过计算FIC值可评估两种物质之间的相互关系。由表1可知,G-EA与M-EA复配时MICG-EA为0.288 g/L, MICM-EA为0.069 g/L;G-EA和M-EA单独抑菌时MIC分别为1.15 g/L和0.55 g/L,即A和B分别为1.15 g/L和0.55 g/L。通过部分抑菌浓度指数(fractional inhibitor concentration,FIC)的计算公式可得G-EA和M-EA对变异链球菌的FIC值为0.375,FIC小于1证明G-EA和M-EA之间具有协同作用。

      Test ExtractMIC
      MICG-EA (g/L)0.288
      MICM-EA (g/L)0.069

      表 1  G-EA和M-EA联合药敏试验的MIC

      Table 1.  MIC values of G-EA and M-EA in FIC Test

      表2可知,G-EA和M-EA的质量比为1∶2时得到的复配物对变异链球菌的MIC最小,且为0.32 g/L,故综合来看,复配时G-EA和M-EA的最佳质量配比为1∶2。

      G-EA∶M-EA
      Mass Ratio3∶12∶11∶11∶21∶3
      MIC (g/L)1.281.280.640.320.64

      表 2  甘草和厚朴不同质量配比复配物的MIC

      Table 2.  MIC values of different mass ratios of G-EA and M-EA

    • 为了研究G-M1∶2对变异链球菌生长周期的影响,考察了浓度为1/2 MIC(0.16 g/L)的G-M1∶2和相同浓度的茶多酚对变异链球菌的生长抑制曲线,初步说明其主要抑制阶段。如图3所示,0~3 h是细菌的对数生长期,空白组细菌快速增殖,药物组和阳性对照组中细菌也有增殖,但生长速度明显低于空白组,说明G-M1∶2和茶多酚能有效抑制细菌生长;3~24 h是细菌生长的稳定期,空白组中细菌数量缓慢增长,药物组和阳性对照组中细菌数量逐渐下降,证明在后期G-M1∶2和茶多酚也能很好地抑制细菌生长,但0.16 g/L的G-M1:2对变异链球菌的抑菌效果明显优于0.16 g/L茶多酚对照组。

      综上,G-M1:2可对变异链球菌起到抑制其生长和杀灭作用,作用稳定且时效长,是良好的防龋治龋材料。

    • 乳酸脱氢酶(lactic dehydrogenase, LDH)由ldh基因编码,是参加糖代谢的关键酶。当变异链球菌与外源性糖接触时,丙酮酸在LDH的催化下反应生成乳酸,乳酸腐蚀牙齿引起牙釉质脱矿,最终致龋[24]。因此LDH在龋齿的防治上有重要的意义,如果能降低LDH活性,就可有效抑制牙齿菌斑上乳酸的产生和釉质的脱矿,从而达到防龋的目的。

      图  3  G-M1:2和茶多酚对变异链球菌的生长抑制曲线

      Figure 3.  Effects of G-M1:2 and tea polyphenol on the growth of Streptococcus mutans

      在一定质量浓度范围内,吸光度与吸光物质的浓度成正比,故以丙酮酸标准溶液浓度为纵坐标,吸光度为横坐标作图,作标准曲线如图4,得到标准曲线的回归方程为y=5.6683x-0.0296 (R2=0.999)。

      图  4  丙酮酸标准溶液曲线

      Figure 4.  Standard curve of pyruvic acid

      将实验数据A代入公式和标准曲线方程计算后得到LDH(U/104 cell)活性,如表3所示,与空白组相比,G-M1:2药物组能有效抑制变异链球菌中乳酸脱氢酶(LDH)的活性,且随着G-M1:2浓度由0.04 g/L (1/8MIC)增大至0.16 g/L(1/2MIC),LDH酶活性持续减弱。

    • 口腔细菌通过特定的分子作用附着到牙釉质上,形成牙获得性膜,在外源性糖的作用下慢慢形成牙菌斑生物膜,内源性细菌如变异链球菌与生物膜内的微生物相互作用,在多种致病因素的驱使下生物膜生态开始失衡,细菌开始对牙齿周围组织造成侵害,引发各类口腔疾病,如龋病和牙周炎。同时产生弱有机酸代谢物,导致局部pH值下降,最终引起牙齿脱矿导致龋病[25]。因此有效抑制生物膜形成、抑制致病菌对于防龋治龋具有重要意义。

      Concentration of G-M1∶2
      (g/L)
      Concentration of
      Pyruvic acid
      LDH
      (U/104 cell)
      0.16(1/2MIC)1.053±0.1420.140±0.019
      0.08(1/4MIC)3.541±0.1250.471±0.017
      0.04(1/8MIC)5.276±0.1250.702±0.016
      Blank8.008±0.1981.065±0.026

      表 3  G-M1:2对变异链球菌中乳酸脱氢酶活性的影响

      Table 3.  Effects of G-M1:2 to LDH of Streptococcus mutans

      生物膜抑制率等于对照组与药物组吸光度的差值除以对照组的吸光度,图5是根据实验数据及上述计算得到的不同浓度G-M1∶2抑制生物膜形成的情况。如图所示,G-M1∶2浓度越高,抑制生物膜形成的能力越强,当G-M1∶2浓度为MIC即0.32 g/L时,仍可抑制61.70%的生物膜形成,而在G-M1∶2浓度低于MIC时仍然具有较强的生物膜抑制率。抑制50%及以上生物膜形成的G-M1∶2最低浓度为0.08 g/L(1/4 MIC),即Minimum Biofilm Inhibition Concentration 50% (MBIC50)为0.08 g/L。目前控制牙菌斑生物膜的主要方法是外用和内服药物,如使用氟化物和抗生素清除生物膜以达到保护牙釉质的目的,但长期使用容易产生耐药性[5],中草药与上述药物相比在生物安全性和持续抑菌效能上具有优势,在防龋治龋产品市场具有巨大潜力。

      图  5  G-M1:2对变异链球菌生物膜清除效果

      Figure 5.  Clearing effects of G-M1:2 to the biofilm formed by Streptococcus mutans

    • 考察了甘草和厚朴的乙醇提取物的抑菌性,比较了G-EA、M-EA和G-M1∶1复配物对变异链球菌的抑菌效果,结果显示复配物的抑菌性优于单独使用的G-EA和M-EA。

      通过牛津杯法分别测定甘草和厚朴提取物对变异链球菌的最小抑菌浓度和两种提取物之间的相互作用关系。结果显示G-EA和M-EA联合使用时的FIC<1,具有协同作用,且当两者的配比为1∶2时,复配物的抑菌效果最佳,且G-M1∶2对试验菌的MIC值为0.32 g/L。通过生长抑制曲线探究G-M1∶2复配物对变异链球菌的抑菌时期,结果显示其主要抑制发生在对数生长期及稳定期,且G-M1∶2抑菌性能优于同浓度的茶多酚。

      探究了G-M1∶2对变异链球菌中乳酸脱氢酶(LDH)的活性影响和牙齿表面生物膜的抑制作用,结果显示G-M1:2能有效抑制LDH的活性和生物膜的形成,其中对生物膜的MBIC50为0.08 g/L。

      综上所述,甘草与厚朴乙醇提取物对变异链球菌的抑菌能力和抑制生物膜形成的能力较强,复配物G-M1:2的抑菌能力优于两种中草药单独使用和同浓度下的茶多酚。证明中草药与目前常见的防龋治龋药物相比在生物安全性和持续抑菌效能上具有优势,在防龋治龋产品市场具有巨大潜力。

(5)  表(3) 参考文献 (25) 相关文章 (17)

目录

    /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