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检索

  • ISSN 1006-3080
  • CN 31-1691/TQ
引用本文:
Citation:

磷酸三丁酯体系萃取分离磷酸中氟化物机理

    作者简介: 徐浩川(1994-),男,山西运城人,硕士生,主要研究方向为磷化工。E-mail:frank125_xu@outlook.com;
    通讯作者: 于建国, jgyu@ecust.edu.cn
  • 中图分类号: TQ124.3

Mechanism of Extracting and Separating Fluoride in Phosphoric Acid by TBP System

    Corresponding author: Jianguo YU, jgyu@ecust.edu.cn
  • CLC number: TQ124.3

  • 摘要: 湿法磷酸生产过程中,磷矿中伴生的氟杂质会进入浸取液,严重影响磷酸产品的质量。以磷酸三丁酯(TBP)作为脱氟的萃取剂,分别以磺化煤油(简称煤油)、异戊醇、二异丙醚作为稀释剂,依据量子化学计算、傅里叶变换红外光谱(FT-IR)、核磁共振氟谱(19F-NMR)、萃合物组成分析探讨了萃取机理,考察了氟元素不同赋存形态对萃取脱氟效果的影响。结果表明:TBP中P=O双键中的氧与HF发生氢键缔合作用实现萃取氟,异戊醇和二异丙醚中的氧与HF发生一般的氢键作用,实现协同萃氟的作用;有机相中氟化物存在形式主要为HF·TBP,在煤油、异戊醇和二异丙醚溶剂环境中的萃合物组成分别为:0.9HF·TBP、1.4HF·TBP和1.6HF·TBP;TBP可有效萃取磷酸中的F、CaF+、MgF+${\rm{FeF}}_x^{3-x}$x为1~6),但不适用于脱除磷酸中的${\rm{SiF}}_6^{2-}$${\rm{AlF}}_x^{3-x}$
  • 图 1  Gaussian软件中萃取体系建模与结构优化过程图

    Figure 1.  Flowchart of model building and structure optimization of extraction system in Gaussian software

    图 2  溶剂模型下结合能计算路径

    Figure 2.  Calculation path of binding energy in solvation model

    图 3  不同萃取体系优化后的几何构型

    Figure 3.  Optimized geometric structures in different extraction systems

    图 4  TBP在不同稀释剂下对脱氟率的影响

    Figure 4.  Effect of TBP on the defluorination rate under different diluents

    图 5  有机溶剂萃取前后红外光谱

    Figure 5.  FT-IR spectra of organic solvent before and after extraction

    图 6  有机溶剂萃取前后核磁共振氟谱图

    Figure 6.  19F-NMR spectra of organic solvent before and after extraction

    图 7  斜率法测定不同萃取体系下的萃合比

    Figure 7.  Determination of combined ratio by slope method in different extraction systems

    图 8  H2SiF6质量分数对脱氟率和选择性系数的影响

    Figure 8.  Effects of the H2SiF6 mass fraction on the defluorination rate and selectivity coefficient

    图 9  ${\rm{MF}}_x^{3-x} $和NF+对脱氟率和选择性系数的影响

    Figure 9.  Effects of ${\rm{MF}}_x^{3-x} $ and NF+ on the defluorination rate and selectivity coefficient

    图 10  Fe3+和Al3+对有机溶剂红外光谱图的影响

    Figure 10.  Effects of the Fe3+ and Al3+ on the FT-IR spectra of organic solvent

    表 1  湿法磷酸主要成分组成

    Table 1.  Compositions of wet process phosphoric acid

    Compositionw/%
    ${\rm{PO}}_4^{3-}$19.65
    F0.73
    ${\rm{SO}}_4^{2-}$0.78
    Al2O30.92
    CaO0.36
    MgO0.70
    Fe2O30.63
    SiO20.26
    TiO20.07
    下载: 导出CSV

    表 2  不同萃取体系的计算结果

    Table 2.  Results of the calculation in different extraction systems

    Extraction systemH−F bond length1)/nmHydrogen bondHydrogen bond length/nmΔG/(kJ·mol−1)
    Isoamylol-HF0.09419F-20H···1O0.164−11.191
    Diisopropyl ether-HF0.09522F-23H···4O0.160−12.910
    TBP-kerosene-HF0.09645F-46H···5O0.158−13.399
    TBP-isoamylol-HF0.09645F-46H···5O;
    47O-53H···5O
    0.159;
    0.191
    −19.199
    TBP-diisopropyl ether-HF0.09645F-46H···5O0.158−20.556
    1) Bond length of H−F is 0.092 nm
    下载: 导出CSV
  • [1] 樊蕾, 方晓峰. 我国中低品位磷矿利用技术现状及前景展望[J]. 化工矿物与加工, 2015, 44(8): 42-46.
    [2]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饲料添加剂磷酸氢钙GB25549—2017[S]. 北京: 中国标准出版社, 2017.
    [3] 张海燕. 湿法磷酸深度脱氟精制食品级磷酸工艺研究[D]. 昆明: 昆明理工大学, 2015.
    [4] 王军民. 湿法磷酸的净化脱氟新工艺研究[J]. 无机盐工业, 2001, 33(1): 6-8. doi: 10.3969/j.issn.1006-4990.2001.01.002
    [5] AHARON E, KLARA H, AVRAHAM B. Wet process phosphoric acid defluorination by amine-based extractants[J]. Solvent Extraction and Ion Exchange, 1984, 2(4/5): 659-675.
    [6] 阳杨, 盛勇, 周佩, 等. 湿法磷酸浓缩后的氟分配及脱氟工艺研究[J]. 磷肥与复肥, 2015, 30(9): 31-33. doi: 10.3969/j.issn.1007-6220.2015.09.012
    [7] 张海燕, 杨劲, 明大增, 等. 湿法磷酸深度脱氟技术研究进展[J]. 化学工程师, 2014, 28(4): 42-45.
    [8] YE C, LI J. Wet process phosphoric acid purification by solvent extraction using N-octanol and tributylphosphate mixtures[J]. Journal of Chemical Technology & Biotechnology, 2013, 88(9): 1715-1720.
    [9] LI X, LI J, YANG J, <italic>et al</italic>. Wet process of phosphoric acid purification by solvent extraction using tri-<italic>n</italic>-butyl phosphate and cyclohexanol mixtures[J]. Journal of the Serbian Chemical Society, 2017, 82(5): 579-592. doi: 10.2298/JSC161028019L
    [10] 雍婷婷, 赵成蹊, 彭昌军, 等. 冠醚离子液体萃取分离水溶液中Rb<sup>+</sup>和Cs<sup>+</sup>[J].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9, 45(1): 58-66.
    [11] 车佳宁, 刘飞, 彭昌军, 等. 疏水性胍类离子液体萃取水溶液中的重金属离子[J].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6, 42(6): 782-787.
    [12] 董春华. 有机胺萃取剂热法解吸及氯化氢气体[D]. 上海: 华东理工大学, 2018.
    [13] 李壮楣, 王艳美, 李平, 等. 宁东红石湾煤大分子模型构建及量子化学计算[J]. 化工学报, 2018, 69(5): 2208-2216.
    [14] LI H, CHANG Y, ZHU W, <italic>et al</italic>. A DFT study of the extractive desulfurization mechanism by [BMIM]<sup>+</sup>[AlCl<sub>4</sub>]<sup>−</sup> ionic liquid[J]. Journal of Physical Chemistry B, 2015, 119(19): 5995-6009. doi: 10.1021/acs.jpcb.5b00516
    [15] 张旗. 萃取精馏中溶剂微观作用机理的分子模拟研究[D]. 天津: 天津大学, 2017.
    [16] 许海洋, 孟祥展, 夏大厦, 等. 功能化离子液体萃取分离甘氨酸[J]. 过程工程学报, 2019, 19(3): 544-552.
    [17] 戴猷元, 秦炜, 张瑾, 等. 有机物络合萃取化学[M]. 第二版. 北京: 化学工业出版社, 2015.
    [18] 翁诗甫, 徐怡庄. 傅里叶变换红外光谱分析[M]. 第三版. 北京: 化学工业出版社, 2016.
    [19] 孙淑英, 叶帆, 宋兴福, 等. 盐湖卤水萃取提锂及其机理研究[J]. 无机化学学报, 2011, 27(3): 439-444.
    [20] 仇镇武. 含氟化合物核磁共振谱图集的研究与应用[D]. 广东: 广东工业大学, 2013.
  • [1] 陈元俊郭康康王帆朱亚平齐会民 . 含氟硅芳炔树脂的合成与性能研究.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225005
    [2] 李丽君刘程琳宋兴福于建国 . 碱性溶液体系制备磷酸锂结晶过程优化.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430003
    [3] 黄克骄贺理珀宋兴福于建国 . 响应曲面法优化2-(4-羟基苯氧基)丙酸甲酯结晶工艺.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0425001
    [4] 鲁文芳张明吴国章 . 熔融酯交换法合成氢化双酚A型聚碳酸酯.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1209002
    [5] 赵祥晴黄岩张维义岳志程振民 . 铜晶粒尺寸及其稳定性对醋酸乙酯加氢制乙醇的影响.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1212004
    [6] 徐茜袁荞龙黄发荣 . 炔丙氧基苯基对酚醛型氰酸酯固化反应和性能的影响.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321004
    [7] 杨斌曾惠丹蒋烨佳陈春雨李文婧陈国荣 . B2O3对Yb3+掺杂磷酸盐玻璃结构和光学性能的影响.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0327002
    [8] 王森王永香李金霞 . 三维石墨烯宏观体的制备及超级电容性能.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0530001
    [9] 曹移林余炜 . 平行三阶段流水作业问题的近似算法.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0206001
    [10] 梁培培高淑红姚开亚孙玲玲张志勇赖珅 . 丙三醇对螺旋霉素I发酵的影响及机理分析.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1228001
    [11] 刘静丁艳玲刘小云谭正庄启昕 . 三亲性二嵌段共聚物共混体系的自组装行为.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220001
    [12] 肖桐王千红沈盈莺惠卿陈晗程振民 . 颗粒床内固液过滤的三维CFD-DEM模拟.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223001
    [13] 于方圆周莉何妍彭昌军刘洪来 . 离子液体修饰的三蝶烯多孔材料用于去除水溶液中阴离子染料.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104001
    [14] 田桢安书浩潘鹤林徐婷彭昌军 . 三嗪功能化共价有机框架材料吸附去除水溶液中的抗生素.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428005
    [15] 钟璇王宇飞黄晴郭鑫孟嘉祺李欣欣 . 含供电子取代基三苯胺基团苯并噁唑聚合物的合成与性能.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329006
    [16] 刘波宗孟静子刘志红吴唯 . 环氧化三元乙丙橡胶对PBT/GF复合材料非等温结晶动力学的影响.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116004
  • 加载中
图(10)表(2)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448
  • HTML全文浏览量:  188
  • PDF下载量:  1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04-30
  • 网络出版日期:  2020-05-27

磷酸三丁酯体系萃取分离磷酸中氟化物机理

    作者简介:徐浩川(1994-),男,山西运城人,硕士生,主要研究方向为磷化工。E-mail:frank125_xu@outlook.com
    通讯作者: 于建国, jgyu@ecust.edu.cn
  • 华东理工大学资源过程工程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上海 200237

摘要: 湿法磷酸生产过程中,磷矿中伴生的氟杂质会进入浸取液,严重影响磷酸产品的质量。以磷酸三丁酯(TBP)作为脱氟的萃取剂,分别以磺化煤油(简称煤油)、异戊醇、二异丙醚作为稀释剂,依据量子化学计算、傅里叶变换红外光谱(FT-IR)、核磁共振氟谱(19F-NMR)、萃合物组成分析探讨了萃取机理,考察了氟元素不同赋存形态对萃取脱氟效果的影响。结果表明:TBP中P=O双键中的氧与HF发生氢键缔合作用实现萃取氟,异戊醇和二异丙醚中的氧与HF发生一般的氢键作用,实现协同萃氟的作用;有机相中氟化物存在形式主要为HF·TBP,在煤油、异戊醇和二异丙醚溶剂环境中的萃合物组成分别为:0.9HF·TBP、1.4HF·TBP和1.6HF·TBP;TBP可有效萃取磷酸中的F、CaF+、MgF+\begin{document}${\rm{FeF}}_x^{3-x}$\end{document}x为1~6),但不适用于脱除磷酸中的\begin{document}${\rm{SiF}}_6^{2-}$\end{document}\begin{document}${\rm{AlF}}_x^{3-x}$\end{document}

English Abstract

  • 磷酸是磷化工最重要的基础产品,生产方法主要分为湿法磷酸技术和热法磷酸技术。由于我国磷矿石资源90%以上为中低品位磷矿[1],因此工业生产主要采用湿法磷酸技术。但湿法磷酸技术所得产品杂质含量高,需深度净化才能得到优质的磷酸盐产品。以氟为例,它是磷矿中的一种伴生杂质,含量通常在3%~4%(质量分数),对动植物生长有害。国标(GB22549—2017)规定饲料添加剂磷酸氢钙中氟的质量分数必须降至0.18%以下[2],因此必须对湿法磷酸进行脱氟处理。

    湿法磷酸净化脱氟方法有化学沉淀法、真空浓缩法、蒸汽汽提法和溶剂萃取法。化学沉淀法工艺简单,但脱氟率不高,常用于预脱氟工序。真空浓缩法和蒸汽汽提法作为深度脱氟方法,需解决设备腐蚀、管道结垢和酸雾夹带等问题,运行成本高[3]。溶剂萃取法因能耗低和环境污染小等优点,逐渐成为净化湿法磷酸的主要手段。王军民[4]在研究溶剂萃取脱氟时发现,萃取剂经酸化处理后,在萃取过程中不再与磷酸反应,在萃取剂油相与磷酸质量比为2.5∶1条件下,经4级逆流萃取,可使磷酸中氟的质量分数由1.25%降至0.15%以下。Aharon等[5]采用耦合胺类萃取剂萃取除氟,发现杂质Al3+不利于萃取脱氟,但萃取剂经磷酸酸化后,可有效提高萃取氟的效率。目前,研究工作仍以实验探究为主,在萃取脱氟机理方面的文献报道较少。根据磷矿产地和品位的不同,湿法磷酸中氟元素赋存形态一般分为${\rm{SiF}}_6^{2-} $${\rm{MF}}_x^{3-x} $和NF+(M为Fe、Al, x为1~6; N为Mg、Ca)以及各种化合物平衡状态下游离的F[6-7],在探究萃取机理时,为简化计算过程,选取HF分子作为研究对象。据文献报道[8-9],磷酸三丁酯(TBP)在湿法磷酸净化及无机酸萃取领域具有广泛的应用,因此本文选用TBP作为萃取剂,分别以煤油、异戊醇、二异丙醚作为稀释剂,利用量子化学计算探究萃取机理,结合傅里叶红外光谱(FT-IR)、核磁共振氟谱(19F-NMR)、萃合物组成分析验证所建模型的合理性。考虑到湿法磷酸中存在多种氟化物,通过实验探究了不同赋存形态的氟化物对脱氟率的影响,以便为后续工业化应用提供一定技术参考。

    • 实验样品:湖北襄阳龙蟒公司湿法磷酸,样品呈青绿色。

      实验试剂:TBP、二异丙醚,均为分析纯,上海阿拉丁生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磷酸,分析纯,上海泰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氟化钠、氧化钙、氧化镁、硫酸铝、硫酸铁,均为分析纯,国药集团化学试剂有限公司;氟硅酸、异戊醇,均为分析纯,上海麦克林生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煤油,工业级,上海莱雅仕化工有限公司。

    • 利用Seven Excellence perfectIONTm复合氟离子选择性电极(梅特勒-托利多公司)测量F浓度,Metrohm 861离子色谱仪(瑞士万通公司)测量${\rm{PO}}_4^{3-} $${\rm{SO}}_4^{2-} $浓度,Agilent 725电感耦合等离子体原子发射光谱仪(美国安捷伦公司)测定Al3+、Ca2+、Mg2+、Fe3+、Si4+、Ti4+浓度,FT-IR Spectrometer 6700傅里叶红外光谱分析仪(美国Nicolet公司)分析得到有机物红外光谱,AVANCE3 400超导傅里叶变换核磁共振波谱仪分析得到有机物核磁共振氟谱。

    • 参考湖北襄阳龙蟒公司湿法磷酸产品,主要组成分析见表1

      Compositionw/%
      ${\rm{PO}}_4^{3-}$19.65
      F0.73
      ${\rm{SO}}_4^{2-}$0.78
      Al2O30.92
      CaO0.36
      MgO0.70
      Fe2O30.63
      SiO20.26
      TiO20.07

      表 1  湿法磷酸主要成分组成

      Table 1.  Compositions of wet process phosphoric acid

      将一定量的正磷酸和氟化钠混合配制成原料酸,其中${\rm{PO}}_4^{3-} $的质量分数为19.65%,F的质量分数为0.73%。将萃取剂与配制好的原料酸以一定体积比混合置于夹套式反应器中搅拌,搅拌转速为260 r/min,采用恒温水槽对反应器进行恒温控制,水浴温度设定为25 ℃,反应时间为15 min。将反应后的混合溶液置于分液漏斗中分相10 min。测定萃余相中的F浓度,萃取相中的F浓度由物质守恒计算可得。

      按式(1)~(3)计算脱氟率E、分配系数Di、选择性系数β

      其中:corgcaq分别表示有机相和水相中F浓度(mol/L);VorgVaq表示有机相和水相体积(L);Xi,org表示组分i在萃取相中的质量浓度(g/L);Xi,aq表示组分i在萃余相中的质量浓度(g/L);DF表示F的分配系数;DP表示${\rm{PO}}_4^{3-} $的分配系数;β表示F${\rm{PO}}_4^{3-} $的选择性系数。

    • 量子化学计算常被用来研究萃取过程发生的萃取机理[10-11]。计算过程采用Gaussian 09软件,计算平台为HP工作站Z264,Inter(R)Xeon(R)Silver 4114 2.19 GHz,操作系统为Windows 10。考虑到稀释剂效应,在量子化学计算时需引入溶剂模型进一步模拟实际过程。溶剂模型主要分为隐式溶剂模型和显式溶剂模型,隐式溶剂模型是指把溶剂环境当成可极化的连续介质,不具体表示溶质附近的溶剂分子结构和分布,研究选用目前精度最好的SMD(Solvation Model Based on Density)模型[12]。显式溶剂模型是指在计算过程中让溶剂分子出现在体系中,和溶质分子一样被等价优化。煤油作为惰性稀释剂,其主要成分为烷烃和芳烃,萃取作用可忽略不计,选取隐式溶剂模型作为TBP-煤油计算过程中的溶剂模型,溶剂指定为煤油。当稀释剂为异戊醇和二异丙醚时,溶剂与溶质的相互作用不可忽略,需同时引入隐式溶剂模型和显式溶剂模型,其中隐式溶剂和显示溶剂均为稀释剂分子。

      在自然情况下,分子一般以能量最低的形式存在,只有能量最低的结构才具有研究意义。在建模过程中,无法保证模型中的分子构型具有最低能量,因此研究工作的起点是构型优化[13]。通过B3LYP/6-31+G(d, p)及M06-2X/def-TZVP计算水平进行了两级结构优化,并凭借M06-2X/def-TZVP计算水平进行频率分析确保获得准确的优化结构。当构型优化完成后,选用精度更高的M06-2X/cc-pvQZ计算水平计算单点能。具体的优化和计算步骤如图1所示。

      图  1  Gaussian软件中萃取体系建模与结构优化过程图

      Figure 1.  Flowchart of model building and structure optimization of extraction system in Gaussian software

      萃取体系模型搭建并优化后,通过计算萃取剂与溶质的结合能对萃取体系进行优选。在溶剂环境下,结合能的计算路径如图2所示[14]

      图  2  溶剂模型下结合能计算路径

      Figure 2.  Calculation path of binding energy in solvation model

      图2中,ΔE为气相中被萃物与萃取剂的结合能,ΔG为在指定的溶剂中被萃物与萃取剂的结合能。E1E2E3分别为被萃物、萃取剂和萃合物在气相中的单点能,G1G2G3分别为被萃物、萃取剂和萃合物在液相中的单点能。ΔE、ΔG分别由式(4)和(5)计算得到:

      式(5)中,ΔG1、ΔG2、ΔG3分别为被萃物、萃取剂和萃合物的溶剂化自由能。ΔG的绝对值越大,说明溶剂与溶质之间结合能力越强,复合物的构型越稳定[15]

    • 本文选取的稀释剂为煤油、异戊醇、二异丙醚,将经过二级优化后的分子引入到溶剂模型,采用M06-2X/cc-pvQZ级别进行能量计算。在计算TBP-煤油萃取体系时,通过对比发现在气相中和隐式溶剂模型中优化出的几何构型无明显差别,因此直接选用TBP的气相优化结构,将最终优化的片段引入到SMD隐式模型中计算。隐式溶剂模型只是将溶剂分子当成具有一定介电常数 (ε) 的连续介质来考虑,由于煤油为混合物,Gaussian 09的溶剂模型中并未收录,因此选取四氢萘(Tetralin,ε为2.77)作为煤油(ε为2.80)的替代溶剂。在计算TBP-异戊醇、TBP-二异丙醚萃取体系时,考虑到异戊醇、二异丙醚对HF具有萃取作用,因此将异戊醇、二异丙醚以溶质形式加入到模型当中,并且分别计算了异戊醇、二异丙醚、TBP-二异丙醚、TBP-异戊醇4种不同萃取体系下的结合能,计算结果如表2所示,不同萃取体系优化后的几何构型如图3(a) ~ 3(e)所示。

      Extraction systemH−F bond length1)/nmHydrogen bondHydrogen bond length/nmΔG/(kJ·mol−1)
      Isoamylol-HF0.09419F-20H···1O0.164−11.191
      Diisopropyl ether-HF0.09522F-23H···4O0.160−12.910
      TBP-kerosene-HF0.09645F-46H···5O0.158−13.399
      TBP-isoamylol-HF0.09645F-46H···5O;
      47O-53H···5O
      0.159;
      0.191
      −19.199
      TBP-diisopropyl ether-HF0.09645F-46H···5O0.158−20.556
      1) Bond length of H−F is 0.092 nm

      表 2  不同萃取体系的计算结果

      Table 2.  Results of the calculation in different extraction systems

      图  3  不同萃取体系优化后的几何构型

      Figure 3.  Optimized geometric structures in different extraction systems

      当O−H之间的距离位于O−H共价键距离(0.096 nm)和O···H范德尔斯半径(0.272 nm)之间时,则可以认为形成了氢键[16]。由表2图3(a) ~3(c)可知,异戊醇、二异丙醚以及TBP-煤油萃取体系中的TBP均可与HF形成氢键达到萃取氟的效果,氢键键长分别为0.164、0.160、0.158 nm,ΔG分别为−11.191、−12.910、−13.399 kJ/mol。许多研究学者认为中性含磷类萃取剂是通过氢键缔合作用与待萃溶质形成一定组成的萃合物,而将中性含氧类萃取剂与待萃溶质的作用仅考虑为一般的氢键作用[17],这与本文所计算的氢键键长、结合能结果一致。

      图3(d)~3(e)可知,三组分萃取体系中会存在多种相互作用,如TBP-异戊醇-HF萃取体系中,TBP不仅会吸引HF中的H,也会吸引异戊醇―OH中的H,从而形成两类氢键:45F-46H···5O和47O-53H···5O,此时45F-46H···5O的氢键键长已不能准确反映TBP-异戊醇-HF萃取体系对HF的萃取能力,因此以结合能的绝对值大小反映萃取体系对HF的萃取能力,结合能绝对值越大,萃取能力越强。由表2可知,TBP-煤油-HF、TBP-异戊醇-HF、TBP-二异丙醚-HF萃取体系的结合能分别为−13.399、−19.199、−20.556 kJ/mol,因此对HF的萃取能力为:TBP-二异丙醚>TBP-异戊醇>TBP-煤油。

    • 为了验证模型的可靠性,分别选取二异丙醚、异戊醇、煤油作为稀释剂,研究在不同稀释剂下,脱氟率随混合溶剂中TBP体积分数变化的趋势,结果如图4所示。可以看出随着TBP体积分数的增加,脱氟率逐渐增高,其中TBP-煤油萃取体系下的脱氟率增长最快。当TBP体积分数相同时,脱氟率为:二异丙醚>异戊醇>煤油。实验结果与模型结论一致,证明模型准确可靠。

      图  4  TBP在不同稀释剂下对脱氟率的影响

      Figure 4.  Effect of TBP on the defluorination rate under different diluents

      通过红外光谱分析验证萃取机理。TBP在1 280.0 cm−1左右有P=O双键的伸缩振动峰,在1 030.0 cm−1处有C−O的伸缩振动峰[18]。有机溶剂萃取前后红外光谱如图5所示。由图5(a)可知,萃取前P=O特征峰在1 278.4 cm−1处,萃取后吸收峰向低频段偏移,位于1 267.5 cm−1处,这是由于P=O双键在萃取过程中发生氢键作用,使得P=O双键被拉长,振动频率降低,但P=O双键特征峰偏移较小,说明TBP与HF作用属于氢键缔合机制[17,19]。液态水中的羟基也由于氢键作用向低频端迁移。由图5(b)可知,煤油作为惰性稀释剂,主要作用为调节萃取剂的黏度,在萃取过程中不与HF发生反应,进一步验证了量子化学计算过程中对煤油的假设。由图5(c)可知,P=O双键在萃取前已向低频段偏移,位于1262.7 cm−1,说明P=O双键与异戊醇的−OH中氢发生了氢键作用,验证了TBP-异戊醇计算过程中形成的第二类氢键,异戊醇的羟基峰在萃取后峰型更宽,吸收更强,说明TBP-异戊醇体系存在两种萃取形式,一种为P= O双键与HF的氢键缔合机制,另一种为异戊醇中的−OH与HF的一般氢键作用。萃取后在1 645.0 cm−1处出现特征吸收峰,对比红外基团振动频率表可知该处为水的变角振动峰,这是因为异戊醇水溶性较大,将部分水萃入有机相。由图5(d)可知,二异丙醚中的 C−O 特征峰从1 030.7 cm−1位置向1 028.3 cm−1偏移,说明TBP-二异丙醚体系中也存在两种萃取形式,除TBP的氢键缔合机制外,另一种为二异丙醚中C−O与HF的一般氢键作用,由于TBP中3个C−O键不与HF发生氢键作用,因此C−O特征吸收峰仅向低频段偏移2.4 cm−1

      图  5  有机溶剂萃取前后红外光谱

      Figure 5.  FT-IR spectra of organic solvent before and after extraction

      通过核磁共振氟谱分析研究氟在萃取相中的存在形式,图6示出了萃取前和萃取后3种萃取体系的核磁共振氟谱图。由图6(a)可知,萃取前,3种萃取体系中均未出现氟的共振峰。由图6(b)可知,萃取后,3种萃取体系均在化学位移76.24处出现共振峰,出峰位置与Na2PO3F的氟谱出峰位置相近,由此可以推断,TBP中P= O与HF发生氢键作用,形成的萃合物在化学位移76.24处出现共振峰。TBP-煤油和TBP-二异丙醚均在化学位移128.15和144.66处有共振峰,在化学位移128.15处出现共振峰代表有机相中仍有部分氟是以HF形式存在,144.66处出现共振峰代表有机相中可能存在部分$ {\rm{HF}}_2^-$[20]。TBP-异戊醇在化学位移−212.80处出现共振峰,推测为异戊醇和HF形成的萃合物C5H11F的共振峰,异戊醇萃取HF可能存在氢键和化学反应两种相互作用,但在异戊醇萃取后的红外光谱图中未出现C−F特征吸收峰,由此可知萃取作用主要以氢键为主。

      图  6  有机溶剂萃取前后核磁共振氟谱图

      Figure 6.  19F-NMR spectra of organic solvent before and after extraction

      斜率法是确定萃合物组成常用的方法,混合溶剂中萃取剂的萃取能力大于稀释剂,并且其主要成分为萃取剂,因此以TBP代表混合溶剂的组成,不再单独研究稀释剂与被萃物的组成。设TBP萃取氟的方程如式(6)所示:

      式(6)中n为萃合比。表观萃取平衡常数(K)表达式如式(7)所示:

      式(7)中DF为TBP萃取HF的萃取平衡分配系数。通过实验可以测定DF值和TBP的平衡浓度。由于原料酸中氟离子浓度较低,假设萃取过程中自由TBP浓度保持不变。n的计算过程如式(8)所示:

      分别测定不同萃取体系下萃合物的组成,萃取实验中只改变TBP的浓度,其余条件不变。利用萃取反应结果作出lg D-lg cTBP的关系线,所得直线斜率即为n,实验结果如图7所示。由图7(a)可知,在TBP-煤油环境下求得直线斜率为1.12,说明在煤油中萃合物组成应为0.9HF·TBP,即1个TBP分子结合0.9个HF分子,直线的线性拟合度R2为0.994,拟合程度较好。由图7(b)可知,在TBP-异戊醇环境下求得直线斜率为0.70,R2为0.991,将TBP化整为1,得到的萃合物为1.4HF·TBP,即1个TBP分子可以结合1.4个HF分子。由图7(c)可知,在TBP-二异丙醚环境下求得直线斜率为0.62,R2为0.989,将TBP化整为1,形成的萃合物组成为1.6HF·TBP,即1个TBP分子可以结合1.6个HF分子。通过对比3种不同萃取体系下的萃合物组成可知,二异丙醚和异戊醇对HF均有萃取作用,并且二异丙醚萃取能力更强,进一步验证了模型的可靠性。

      图  7  斜率法测定不同萃取体系下的萃合比

      Figure 7.  Determination of combined ratio by slope method in different extraction systems

      图4可知,当TBP体积分数为70%时,二异丙醚、异戊醇和煤油稀释剂环境下的脱氟率分别为88.80%、86.43%和85.33%。相较于煤油,异戊醇、二异丙醚萃取脱氟的效果更好,但其市场价格与萃取剂磷酸三丁酯相近,约为煤油市场价格的2倍。考虑到3种稀释剂的市场价格和工业应用,在以下实验中,如不加说明,萃取剂组成中TBP的体积分数为70%,煤油的体积分数为30%。

    • 当磷矿中含有过量的活性二氧化硅时,HF会与活性二氧化硅反应生成氟硅酸,因此有必要考察TBP对$ {\rm{SiF}}_6^{2-}$的萃取能力。实验前将氟硅酸与$ {\rm{PO}}_4^{3-}$质量分数为19.65%的溶液混合,配制成含有不同浓度氟硅酸的溶液,在相同条件下与萃取剂进行反应,得出脱氟率和选择性系数随氟硅酸质量分数变化的趋势,结果如图8所示。可以看出,随着氟硅酸含量的上升,脱氟率和选择性系数逐渐下降。氟硅酸的质量分数为0.26%时,脱氟率为64.94%,选择性系数为14.23。当溶液中氟硅酸质量分数上升为1.60%时,脱氟率下降到24.98%,选择性系数为0.75。由此说明,当湿法磷酸中${\rm{SiF}}_6^{2-} $含量较高时,TBP萃取脱氟效率低,氟、磷分离效果差。

      图  8  H2SiF6质量分数对脱氟率和选择性系数的影响

      Figure 8.  Effects of the H2SiF6 mass fraction on the defluorination rate and selectivity coefficient

    • 湿法磷酸含有许多金属杂质离子,其中Ca2+、Mg2+、Fe3+、Al3+会与F形成络合物,从而影响萃取脱氟效果。因${\rm{MF}}_x^{3-x} $和NF+在湿法磷酸中赋存形态多样,无法通过分析纯试剂配制,因此以氧化钙、氧化镁的形式引入Ca2+和Mg2+,氧化铁和氧化铝难以溶解在配制的原料酸中,因此以硫酸铁和硫酸铝形式引入Fe3+和Al3+。分别配制含由不同杂质离子浓度的原料酸,模拟湿法磷酸中的${\rm{MF}}_x^{3-x} $和NF+,在相同条件下进行萃取,比较脱氟率和选择性系数。结果如图9所示。

      图  9  ${\rm{MF}}_x^{3-x} $和NF+对脱氟率和选择性系数的影响

      Figure 9.  Effects of ${\rm{MF}}_x^{3-x} $ and NF+ on the defluorination rate and selectivity coefficient

      图9(a)可知,加入Ca2+、Mg2+、Fe3+对脱氟率的影响较小,Al3+对脱氟率的影响十分显著。随着Al3+质量分数的上升,脱氟率快速下降。当Al3+质量分数从0.20%增加到1.20%,脱氟率从81.60%下降到32.93%。由图9(b)可知,Mg2+加入有利于提高选择性系数,其余杂质离子均不利于氟、磷分离,当Mg2+质量分数从0.20%增加到1.20%,选择性系数从11.31上升到22.99。

      Fe3+与Al3+可与F分别形成稳定的络合物$ {\rm{AlF}}_x^{3-x}$$ {\rm{FeF}}_x^{3-x}$,但是${\rm{AlF}}_x^{3-x} $对脱氟率影响更加显著。为了验证实验结论,在Al3+和Fe3+质量分数均为1.20%条件下,分别分析了萃取后的有机相红外光谱图。由图10可知,TBP-煤油在1 282.9 cm−1左右的伸缩振动峰为P= O双键,在Al3+条件下,萃取后的P= O双键伸缩振动峰位置在1 281.0 cm−1处,仅向低频段偏移了1.9 cm−1,说明萃取后的有机溶剂中氢键效应较弱。在Fe3+存在的条件下,P= O双键的伸缩振动峰向低频段迁移14.4 cm−1,萃取后的P= O双键位于1 268.5 cm−1,说明萃取后的有机溶剂存在明显的氢键效应。通过分析Fe3+和Al3+萃取后有机相红外光谱图可知,${\rm{AlF}}_x^{3-x} $对脱氟率的影响远高于${\rm{FeF}}_x^{3-x} $,从而进一步验证了实验结论。

      图  10  Fe3+和Al3+对有机溶剂红外光谱图的影响

      Figure 10.  Effects of the Fe3+ and Al3+ on the FT-IR spectra of organic solvent

      经过上述实验探究可知,TBP对磷酸中的${\rm{SiF}}_6^{2-}$${\rm{AlF}}_x^{3-x}$萃取脱除效果较差。实际生产过程中的湿法磷酸体系成分更为复杂,在后续研究中,可以以湿法磷酸为原料,研究体系中磷酸浓度、其他杂质离子以及不同氟化物之间交互作用对萃取脱氟的影响,从而为工业化应用提供更多的技术支持。

    • (1)TBP的P= O双键中的氧与HF发生氢键缔合作用实现萃取脱氟,异戊醇和二异丙醚中的氧与HF发生一般的氢键作用,实现协同萃氟,3种不同萃取体系下的结合能为: TBP-二异丙醚-HF>TBP-异戊醇-HF>TBP-煤油-HF。

      (2)有机相中氟化物存在形式主要为HF•TBP,在煤油和二异丙醚稀释剂环境下存在部分HF和${\rm{SiF}}_6^{2-}$,在异戊醇稀释剂环境下可能存在C5H11F。煤油、异戊醇和异丙醚溶剂环境中的萃合物组成分别为:0.9HF•TBP、1.4HF•TBP和1.6HF•TBP。

      (3)湿法磷酸中${\rm{SiF}}_6^{2-}$${\rm{AlF}}_x^{3-x}$不利于TBP萃取脱氟,当磷矿中活性二氧化硅和氧化铝含量较高时,需通过预处理或其他方式实现脱氟。

(10)  表(2) 参考文献 (20) 相关文章 (16)

目录

    /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