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检索

  • ISSN 1006-3080
  • CN 31-1691/TQ
引用本文:
Citation:

纳滤膜脱除稀盐酸中Ca2+和Mg2+离子

    作者简介: 崔秋花(1993),女,河北廊坊人,硕士生,主要从事精细化工研究及化工分离过程的研究工作。电话:13120502013,E-mail:cqhsara@163.com;
    通讯作者: 潘鹤林, panhl@ecust.edu.cn
  • 中图分类号: TQ111.3

Removal of Ca2+ And Mg2+ from Dilute Hydrochloric Acid by Nanofiltration Membrane

    Corresponding author: Helin PAN, panhl@ecust.edu.cn ;
  • CLC number: TQ111.3

  • 摘要: 采用纳滤技术处理含钙镁离子稀盐酸溶液,实现稀盐酸回用的目的。讨论了操作时间、含盐量、含盐种类、酸度、运行压力、进料流量、进料温度等工艺条件对Ca2+和Mg2+离子脱除率和膜通量的影响,获得了适宜操作条件;同时比较了单组分与双组分无机盐纯水溶液及酸性溶液的性能,研究在不同条件下Ca2+和Mg2+离子脱除效果。结果表明:在处理含盐量3×10−4、2×10−3和3×10−3的3%稀盐酸溶液,Ca2+的去除率在80~90%,而Mg2+的去除率达到90~100%。同时纳滤膜的适宜操作条件为操作压力0.4 Mpa、温度30 ℃、进料流量396 L/h,同时与水溶液相比,酸性条件下更有利于Ca2+和Mg2+脱除,脱除率提高25%左右。因此纳滤膜可应用于酸溶液的净化与回用。
  • 图 1  纳滤膜除盐装置示意图

    Figure 1.  schematic diagram of nanofiltration apparatus

    图 2  膜通量随时间的变化图

    Figure 2.  Variation of flux of membrane with time

    图 3  压力对膜通量以及离子脱除率的影响

    Figure 3.  Effect of operation pressure on flux and removal rate

    图 4  进料温度对膜通量以及离子脱除率的影响

    Figure 4.  Effect of feed temperature on flux and removal rate

    图 5  进料流量对膜通量以及离子脱除率的影响

    Figure 5.  Effect of feed flow rate on flux and removal rate

    图 6  进料含盐量对离子脱除率的影响

    Figure 6.  Effect of salt content on removal rate

    图 7  进料含盐量对膜通量的影响

    Figure 7.  Effect of salt content on flux

    图 8  酸度对膜通量以及离子脱除率的影响

    Figure 8.  Effect of acidity on flux and removal rate

    表 1  一个月前后膜污染情况

    Table 1.  Membrane fouling situation before and after a month

    P/(Mpa)Previous experimentsAfter a month
    Removal Rate/(%)Flux/(L·m−2·h−1)Removal Rate/(%)Flux/(L·m−2·h−1)
    R(Mg2+)R(Ca2+)R(Mg2+)R(Ca2+)
    0.291.3581.2515.46678.5666.6313.15
    0.390.4586.3225.10376.8869.9221.21
    0.498.4989.3230.20181.7574.1424.67
    0.595.3285.2532.20482.3570.7626.92
    0.691.4985.1436.87378.6869.8131.04
    0.791.3176.3240.27376.762.5834.07
    下载: 导出CSV
  • [1] 田晓媛. 纳滤/反渗透膜技术处理高盐废水及高浓度重金属废水的研究[D]. 湘潭: 湘潭大学, 2014.
    [2] 张浩勤, 万亚珍, 刘金盾, 等. 荷电纳滤膜[J]. 化学通报, 2005, 68(8): 1-6.
    [3] IZADPANAH A A, JAVIDNIA A. The ability of a nanofiltration membrane to remove hardness and ions from diluted seawater[J]. Water, 2012, 4(2): 283-294. doi: 10.3390/w4020283
    [4] 刘宇. 钙与镁含量测定的几个要点及指示剂的改进[D], 2007.
    [5] 李晓明. 海水纳滤软化过程中膜性能演变机制研究[D]. 青岛: 中国海洋大学, 2008.
    [6] 刘久清, 黄顺德, 许振良. 纳滤膜脱除高粘度两性表面活性剂中的盐[D], 2005.
    [7] 娜, 黄婕, 熊丹柳, 等. 纳滤膜脱盐及其在海水软化中的应用[J]. 膜科学与技术, 2012. doi: 10.3969/j.issn.1007-8924.2012.01.019
    [8] NICOLINI J V, BORGES C P, FERRAZ H C. Selective rejection of ions and correlation with surface properties of nanofiltration membranes[J]. Separation and Purification Technology, 2016, 171: 238-247. doi: 10.1016/j.seppur.2016.07.042
    [9] 计超, 张杰, 张志君, 等. DK 纳滤膜对高镁锂比卤水的分离性能研究[J]. 膜科学与技术, 2014, 34(3): 79-85. doi: 10.3969/j.issn.1007-8924.2014.03.014
    [10] 梁希. γ-Al2O3纳米孔膜截留镁离子机理的研究[D]. 成都: 四川大学, 2007.
    [11] 王晓琳, 涂丛慧, 方彦彦, 等. 纳滤膜孔结构, 荷电性质, 分离机理及动电性质研究进展[J]. 膜科学与技术, 2011, 31(3): 127-134. doi: 10.3969/j.issn.1007-8924.2011.03.019
    [12] ALSHAHRANI A A, AL-ZOUBI H, NGHIEM L D, et al. Synthesis and characterisation of MWNT/chitosan and MWNT/chitosan-crosslinked buckypaper membranes for desalination[J]. Desalination, 2017, 418: 60-70. doi: 10.1016/j.desal.2017.05.031
    [13] 钟常明, 方夕辉, 许振良, 等. 纳滤膜过滤多组分离子电解质溶液的模型与计算: 理论模型[J]. 过滤与分离, 2007, 17(4): 1-4. doi: 10.3969/j.issn.1005-8265.2007.04.001
    [14] WADEKAR S S, VIDIC R D. Insights into the rejection of barium and strontium by nanofiltration membrane from experimental and modeling analysis[J]. Journal of Membrane Science, 2018, 564: 742-752. doi: 10.1016/j.memsci.2018.07.060
    [15] 董坤. 纳滤膜的性能表征及其应用的初步研究[D]. 江苏 无锡 江南大学, 2007.
    [16] 张汉铭. 基于化工废水处理中纳滤膜的应用研究[J]. 广东化工, 2013, 40(19): 119-120. doi: 10.3969/j.issn.1007-1865.2013.19.062
    [17] 杨晓帆. 纳滤膜用于脱盐的实验研究[D]. 天津: 天津大学, 2008.
    [18] 张泉. 纳滤膜去除饮用水中典型污染物试验研究[D]. 哈尔滨: 哈尔滨工业大学, 2009.
    [19] 彭辉. 操作因素对纳滤膜分离性能的影响[D]. 成都: 四川大学, 2005.
    [20] 王洁, 孙珮石, 方富林, 等. 纳滤膜处理含金属离子酸性废液[J]. 膜科學與技術, 2010, 30(3): 35-38.
    [21] CHENG W, LIU C, TONG T, et al. Selective removal of divalent cations by polyelectrolyte multilayer nanofiltration membrane: Role of polyelectrolyte charge, ion size, and ionic strength[J]. Journal of Membrane Science, 2018, 559: 98-106. doi: 10.1016/j.memsci.2018.04.052
    [22] ORTEGA L M, LEBRUN R, BLAIS J F, et al. Removal of metal ions from an acidic leachate solution by nanofiltration membranes[J]. Desalination, 2008, 227(1-3): 204-216. doi: 10.1016/j.desal.2007.06.026
    [23] 王玉红. 纳滤特性及其在海水软化中的应用研究[D]. 青岛: 中国海洋大学, 2006.
    [24] ZHAO D, QIU L, SONG J, et al. Efficiencies and mechanisms of chemical cleaning agents for nanofiltration membranes used in produced wastewater desalination[J]. 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 2019, 652: 256-266. doi: 10.1016/j.scitotenv.2018.10.221
    [25] 曾行, 杨座国. 氧化石墨烯的制备及其负载纳滤膜性能[J].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 (自然科学版), 2018, 44(5): 005.
    [26] 孙宝红, 马敬环, 周军, 等. 纳滤技术及其在海水淡化中的研究与应用[J]. 苏盐科技, 2007(2): 3-5.
  • [1] 杨家宝何磊祝慧雯郭庆华龚岩于广锁 . N2和CO2稀释对CH4/O2扩散火焰反应区和结构特性的影响.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0928002
    [2] 杨斌曾惠丹蒋烨佳陈春雨李文婧陈国荣 . B2O3对Yb3+掺杂磷酸盐玻璃结构和光学性能的影响.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0327002
    [3] 黄克骄贺理珀宋兴福于建国 . 响应曲面法优化2-(4-羟基苯氧基)丙酸甲酯结晶工艺.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0425001
    [4] 吴唯刘建华刘江邹志强张雪薇 . h-BN与Al2O3复配填充共聚甲醛导热材料的制备及性能.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0408001
    [5] 江玉洁郭杨龙詹望成徐建郭耘王丽王筠松 . Pd/CeZrOx-Al2O3/Cordierite整体式催化剂的制备及其丙烷催化燃烧性能.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1007001
    [6] 于方圆周莉何妍彭昌军刘洪来 . 离子液体修饰的三蝶烯多孔材料用于去除水溶液中阴离子染料.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104001
    [7] 陈筱于海宁郑楠许传鹏姜广宇李永生 . 新型聚丙烯腈包覆硒化钴/碳复合材料的制备及其在锂离子电池中的应用.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307001
    [8] 陈筱于海宁郑楠许传鹏姜广宇李永生 . 新型聚丙烯腈包覆硒化钴/碳复合材料的制备及其在锂离子电池中的应用.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90307001
    [9] 田甜王以群蔡灵婷吴小玉 . 热处理对阿富汗黄绿色和粉色碧玺颜色的改善.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0419004
    [10] 盛宙颜秉勇周家乐王慧锋 . 基于模糊C均值和SLIC的纳米孔阻断事件的识别与研究.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1206002
    [11] 姚炜屹王际童乔文明凌立成 . 活性炭纤维孔结构和表面含氧官能团对甲醛吸附性能的影响.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0911002
    [12] 周进邢改兰周邵萍 . 泵腔和口环对微型超低比转速离心泵模拟误差的影响.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121101
    [13] 王秋生曹红亮杲云 . 酸和谷胱甘肽的双重响应性聚合物胶束负载光敏剂用于肿瘤细胞的光动力治疗.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0411003
    [14] 解冰朱宏擎 . 一种基于选择性卷积特征和最大后验高斯混合模型的细粒度图像分类算法.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14135/j.cnki.1006-3080.20180603001
  • 加载中
图(8)表(1)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500
  • HTML全文浏览量:  892
  • PDF下载量:  2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网络出版日期:  2019-11-13

纳滤膜脱除稀盐酸中Ca2+和Mg2+离子

    作者简介:崔秋花(1993),女,河北廊坊人,硕士生,主要从事精细化工研究及化工分离过程的研究工作。电话:13120502013,E-mail:cqhsara@163.com
    通讯作者: 潘鹤林, panhl@ecust.edu.cn
  • 华东理工大学 化工学院,上海 200237

摘要: 采用纳滤技术处理含钙镁离子稀盐酸溶液,实现稀盐酸回用的目的。讨论了操作时间、含盐量、含盐种类、酸度、运行压力、进料流量、进料温度等工艺条件对Ca2+和Mg2+离子脱除率和膜通量的影响,获得了适宜操作条件;同时比较了单组分与双组分无机盐纯水溶液及酸性溶液的性能,研究在不同条件下Ca2+和Mg2+离子脱除效果。结果表明:在处理含盐量3×10−4、2×10−3和3×10−3的3%稀盐酸溶液,Ca2+的去除率在80~90%,而Mg2+的去除率达到90~100%。同时纳滤膜的适宜操作条件为操作压力0.4 Mpa、温度30 ℃、进料流量396 L/h,同时与水溶液相比,酸性条件下更有利于Ca2+和Mg2+脱除,脱除率提高25%左右。因此纳滤膜可应用于酸溶液的净化与回用。

English Abstract

  • 目前,在一些酸洗净化流程中,从冷却塔、洗涤塔、电除雾等净化设备以及电镀行业内排出的废酸,一般浓度低于3%,且废酸中含有一定量的金属离子。如若能将废稀酸加以回收利用,既能减轻环保压力又能降低企业成本。通常,除盐方法有萃取法、盐析法、离子交换法,但存在除盐效果差、成本高、后续处理复杂等弊端[1]。而膜分离技术装置简单、除盐效果好、能耗低,使它成为21世纪解决资源、能源、环境污染等方面的一项重要技术手段。纳滤膜是近些年发展起来的压力驱动型膜,不仅具有特殊的纳米级孔径,还具有操作压力低、电荷性[2]、二价阳离子脱除率高等特点,同时还有较好的耐压密性和较强的抗污染性。因此,可将纳滤膜技术应用于废盐酸的处理中[3]。本文利用纳滤技术处理含钙镁离子的稀盐酸,从而实现稀盐酸回收的目的。

    • 盐酸、氯化钙、氯化钠和氢氧化钠,购于上海泰坦公司;氯化镁,购于上海麦克林公司;浓氨水、氯化铵,购于上海迈瑞尔公司;氧化锌,购于天津市科密欧公司;铬黑T、钙指示剂、酚酞指示剂,购于上海笛柏生物科技公司;乙二胺四乙酸二钠(EDTA-Na),购于国药集团化学试剂有限公司;硝酸银、重铬酸钾,购于上海凌峰化学试剂有限公司。

    • 分析天平(中国杭州汇尔仪器设备有限公司BSA224S型);电动搅拌器(中国江苏杰瑞尔电器有限公司JJ-1型);数显电热套(中国上海耀特仪器设备有限公司SZCL-2型);恒温水浴锅(中国上海一科仪器有限公司HH-420);真空干燥箱(中国上海一恒科学仪器有限公司DZF-6050);原子吸收光谱仪(美国赛默飞世尔科技AA7003);小型纳滤设备(华东理工大学化学工程研究所设计MEMPURE-NF-03);卷式耐腐蚀性纳滤膜(华东理工大学化学工程研究所制备耐酸型);纳滤膜分离装置示意图如图1所示。

      图  1  纳滤膜除盐装置示意图

      Figure 1.  schematic diagram of nanofiltration apparatus

      钙镁离子的测定采用EDTA滴定法:用移液管吸取待测水样50.00 mL于250 mL锥形瓶中,加10%NaOH溶液pH值约10,然后加入少许pH=10的缓冲溶液(氨水−氯化铵缓冲液)至pH为10,再加入约0.1 g铬黑T混合指示剂,用0.1 mol/L EDTA标准溶液滴定至酒红色变为纯蓝色。记录EDTA用量V1(mL),重复1~2次。同样另取50.00 mL水样于250 mL锥形瓶中,加入5 mL 15%NaOH溶液至pH=12摇匀,加入约0.1 g钙指示剂,用EDTA标准溶液滴定至酒红色变为纯蓝色。记录EDTA用量V2(mL),重复1~2次[4]。钙镁离子的质量浓度分别按式(1)、式(2)计算:

      仪器分析:采用AA7003原子吸收光谱仪对渗透液进行分析,钙的测定波长为422.7 nm,镁的测定波长为285.2 nm,乙炔流量设置为1.9 L/min,燃烧器高度8 mm,灯电流2.9 mA,狭缝宽度1.5 nm。

      H+的测定:测定原料溶液过膜前后pH值。

      Cl测定采用硝酸银滴定法:用氢氧化钠溶液调节纳滤后溶液至pH值为6.5~10.5,以铬酸钾为指示剂,用硝酸银标准溶液滴定至砖红色沉淀刚刚出现即为终点[5]

    • 配置钙镁离子浓度为0.2%、0.3%的单组份无机盐3%稀盐酸溶液,钙镁离子浓度为200 ppm、3 000 ppm的双组分无机盐3%稀盐酸溶液,关闭出水阀6。然后将原料液倒入原料槽,启动高压泵,调节阀门5调节膜压力(0.2 Mpa~1 Mpa),通过调节阀门4调节进料流量[6],通过数显加热套将溶液加热到一定的操作温度,恒温水浴锅降低到一定的操作温度。待到一定操作时间后,用秒表计时,取出一定体积的渗透液,用EDTA滴定法与原子吸收光谱仪进行对比分析。

      纳滤分离性能由截留率R,分离系数β和膜通量J来表征[7]

      式中J 是膜通量(L/(m2·h));A 是膜的有效面积(m2);V是透过液的体积(L);t是操作时间(t)。

      (4)式中${c_{pi}}$是膜的透过液浓度(mol/L);${c_{fi}}$是被分离溶液的主体浓度。

    • 为了达到预期处理效果和节约成本,纳滤膜过程选取适宜的运行时间,分别讨论0.4、0.6、0.8 Mpa下膜通量随时间的变化,结果见图2。从图2可以看出,运行开始到30 min,不同压力下随着时间的延长膜通量得到提高并稳定下来,30 min后通量基本保持稳定[8],因此可设定膜装置每次实验运行时间为30 min。

      图  2  膜通量随时间的变化图

      Figure 2.  Variation of flux of membrane with time

    • 在室温和全回流条件下,保持进料流量,配置含2 000 ppm钙镁混合离子比[9]为1∶1的3%稀盐酸溶液,讨论了操作压力分别为0.2、0.3、0.4、0.5、0.6、0.7、0.8、0.9、1.0 Mpa时NF膜截留率以及膜通量的情况,结果见图3。由图3可知,操作压力对膜脱除率和渗透量的影响较大,Mg2+与Ca2+的脱除率前期随着压力的提高而增大,在压力为0.4 Mpa时脱除率分别达到89.32%与96.49%,但压力再高反而降低[6]。纳滤膜的离子脱除率随着压力的增加而提高[10],但随着压力的增加,透过通量也增加,浓差极化随之严重,使得膜面形成“凝胶层”,同时膜两侧的盐浓度差增大,使得脱盐率降低。NF截留阳离子可根据道南(Donnan)平衡来解释[11-13],荷负电膜排斥负价Cl,同时正电荷的Mg2+与Ca2+ 离子在电荷的作用下渗透入膜内[7],造成膜内正离子浓度远高于溶液中的浓度,但为了保持膜两侧的电中性,限制了正电荷离子向淡水侧的扩散,这样便使得NF膜起到了截留离子的结果。Mg2+脱除率很高,且高于Ca2+的脱除率,这是由于Ca2+的水合半径比Mg2+[14]、而扩散系数比Mg2+大,Ca2+与Mg2+虽都为二价离子,但Ca2+的半径比Mg2+大,因此Mg2+的电荷强度大于Ca2+,易被截留。纳滤前后溶液pH基本不变,Cl-浓度基本不变,这是因为二价阳离子与一价阳离子具有竞争透过机制,二价阳离子截留率远远大于一价离子,绝大多数一价离子会透过膜进入到渗透液中,所以纳滤膜能够很好用于稀盐酸的回收工艺中。

      图  3  压力对膜通量以及离子脱除率的影响

      Figure 3.  Effect of operation pressure on flux and removal rate

    • 在进料流量为396 L/h和压力为0.4 Mpa下,配置含2 000 ppm钙镁混合离子比为1∶1的3%稀盐酸溶液,讨论温度分别为20、25、30、35、40、45 ℃对NF膜截留率以及通量的影响,结果见图4

      图  4  进料温度对膜通量以及离子脱除率的影响

      Figure 4.  Effect of feed temperature on flux and removal rate

      图4可以看出,随着进料温度的升高,膜通量缓慢增大,说明温度越高,膜通量越大,只不过与压力条件相比情况下,膜通量增大幅度缓慢,说明压力比温度更能影响膜通量。随着温度的增大,钙镁离子脱除率也增大[15],当温度为30 ℃时,钙镁离子脱除率分别为90.25%和97.74%,当进料温度持续增大时,钙镁离子脱除率反而降低。温度对纳滤分离的影响比较复杂,温度上升,溶液的黏度下降,增大了溶质扩散系数,从而降低了浓差极化的影响,使得膜通量变大[16]。同时温度变化也会改变膜的孔径,温度越高,使得膜的孔径变大,离子透过速率也相应增加,故有时温度越高,离子脱除率反而降低。

    • 在压力为0.4 Mpa和进料温度30 ℃下,配置含2 000 ppm的钙镁混合离子比为1∶1的3%稀盐酸溶液,讨论进料流量分别为125、185、245、305、365、396 L/h对NF膜截留率以及通量的影响,结果见图5。由图5可以看出,随着进料流量的增加,膜通量增加,同时钙镁离子脱除率增大[17-18],镁离子脱除率明显高于钙离子脱除率。增大进料流量可减小浓差极化,使膜通量有所增加,截留率有一定的波动,但都略呈上升之势[19]

      图  5  进料流量对膜通量以及离子脱除率的影响

      Figure 5.  Effect of feed flow rate on flux and removal rate

    • 在压力0.4 Mpa、进料流量396 L/h和进料温度30 ℃下,讨论含盐量为300 ppm、2 000 ppm和3 000 ppm钙镁混合离子比为1∶1的3%稀盐酸溶液对NF膜钙镁离子截留率以及通量的影响,结果见图6图7

      图  6  进料含盐量对离子脱除率的影响

      Figure 6.  Effect of salt content on removal rate

      图  7  进料含盐量对膜通量的影响

      Figure 7.  Effect of salt content on flux

      图6可以看出:当在温度为30 ℃,最大进料量相同的条件下,随着压力的增加,几种钙镁离子的脱除率变化的趋势相同,实际生产中,在膜的承受范围之内,如果提高操作压力能够使得膜通量与离子脱除率明显增加,则可提高操作压力。对溶质的截留率随其浓度的增大而降低[20],这是因为溶质的浓度增大,溶液的渗透压也随之增大,当外界操作压力不变的情况下,溶质受到的驱动力(操作压力与渗透压的差值)随之减小,故膜对其截留率降低。也可由道南(Donnan)理论来解释[21]:由于随着溶质浓度的增加,溶液中正价钙镁离子浓度也不断增大,因此与膜表面上的固定基团之间的电荷效应也相应减弱。其次,膜面附近钙和镁离子浓度的升高,使得离子穿过膜的推动力也将变大所以使得更多的钙镁离子通过膜,从而使离子截留率降低[22]。同时由图7可以看出,进料浓度越高,膜通量越小,同样因为随着浓度的增大,降低了有效过滤压力,故膜通量会降低。

    • 在压力0.4 Mpa、进料流量396 L/h和进料温度30 ℃下,讨论了2%盐含量的3%盐酸溶液与纯水溶液对NF膜钙镁离子截留率以及膜通量的影响,结果见图8。从图8可以看出,纯水溶液的膜通量高于3%稀酸溶液的膜通量,但在0.4 Mpa下,两种溶液的膜通量相同,此时膜截留率最高。3%稀酸溶液的离子截留率效果明显优于纯水溶液[23],料液酸性从弱到强的过程中,膜通量的变化不大,截留率却不断提高,所以在酸性环境下,更有利于纳滤膜对阳离子的脱除,酸性越强,Cl浓度越高,膜周围负电荷越多,为了保持膜两侧的电中性,正电荷渗入到膜内,当膜内正电荷较大时,Cl也补充渗入到膜内,更加限制阳离子进入到淡水测[24]。且测量过滤前后溶液PH值,均约为0.5左右,说明纳滤膜基本对H+不截留,可以广泛应用于酸的净化和吸收。

      图  8  酸度对膜通量以及离子脱除率的影响

      Figure 8.  Effect of acidity on flux and removal rate

    • 纳滤膜装置运行一个月后离子截留率明显开始有所降低,需对纳滤膜进行定期清洗。配置盐含量为0.2%的3%稀盐酸溶液,记录一个月前后离子脱除率得出膜污染情况见表1

      P/(Mpa)Previous experimentsAfter a month
      Removal Rate/(%)Flux/(L·m−2·h−1)Removal Rate/(%)Flux/(L·m−2·h−1)
      R(Mg2+)R(Ca2+)R(Mg2+)R(Ca2+)
      0.291.3581.2515.46678.5666.6313.15
      0.390.4586.3225.10376.8869.9221.21
      0.498.4989.3230.20181.7574.1424.67
      0.595.3285.2532.20482.3570.7626.92
      0.691.4985.1436.87378.6869.8131.04
      0.791.3176.3240.27376.762.5834.07

      表 1  一个月前后膜污染情况

      Table 1.  Membrane fouling situation before and after a month

      表1可以看出,纳滤膜装置运行一个月后,纳滤膜通量与截留率均比开始运行降低15%左右,说明一个月后膜已被污染。纳滤膜经加压后,溶液中离子慢慢向膜表面聚集,导致膜表面浓度高于主体溶液,从而形成浓差极化层[25],现象随之时间的延长越为严重,当浓差极化趋于稳定,膜的渗透量与截留率不再变化。造成膜污染的原因有多种,本文实验条件下由于极端操作条件的影响,操作压力过大会导致致膜结构的致密化,导致膜污染更严重;同时进料温度太高对此也有影响;虽然所用纳滤膜能够防腐蚀,但pH依然会对纳滤膜的性质产生变化。

      本文实验条件下的纳滤膜可采用0.1 mol/L的NaOH溶液或0.1 mol/L的Na4EDTA溶液进行清洗[26],清洗后膜通量的下降不大于3%,脱盐率下降不大于7%,若无法恢复,应考虑及时换模。

      对于机器的清洗也是至关重要的,因为纳滤设备被用于回收稀酸,若每次使用完毕后没有立即清洗彻底,高压泵极易被腐蚀,缩短其寿命。故仪器使用完毕后,可用去离子水清洗数遍,测量溶液的pH值直至清洗后溶液为中性。

    • 本文考察不同的工艺条件对纳滤膜通量以及截留率的影响,结论如下:

      (1)压力影响最为显著,随着压力的增加,JR增加明显,同时压力增加,会造成膜致密化从而导致浓差极化现象越为严重,所以截留率曲线并非呈线性增长,膜污染越严重,R反而会有所下降。

      (2)进料温度的影响较为不明显,温度升高,J稍有增加,但温度不宜过高,过高会破坏膜结构R反而降低。

      (3)进料量对膜通量的影响较大,进料量越大,J增加明显,同时随着J的增加,R也会有所提高;进料液中含盐量越大时,膜通量J与截留率R均会降低。

      (4)探讨酸度的影响对稀酸回收具有实际意义,酸性条件下较纯水溶液下R有很大的提高,因此将纳滤技术用于酸性溶液的回收具有可行性,但纯水溶液下J较高,这是因为溶质浓度越低,J越高。

      (5)纳滤膜装置在运行一段时间后,浓差极化导致的膜污染现象越为严重,膜通量J与截留率R明显降低,对膜进行定期清洗后,膜的性能会有所一定程度的恢复。实验为酸性条件,可采用碱性溶液进行清洗。

(8)  表(1) 参考文献 (26) 相关文章 (14)

目录

    /

    返回文章